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免费资料大全 > 贾廷聚对“唐派”声腔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从豫剧表演艺术家唐喜

http://maineventmx.com/tp/340.html

贾廷聚对“唐派”声腔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从豫剧表演艺术家唐喜

时间:2019-09-12 00:08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请到用户核心登录或注册

  大河论坛-大河网-河南最大社情民意平台

  贾廷聚对“唐派”声腔艺术的传承与成长――从豫剧表演艺 ...

  贾廷聚对“唐派”声腔艺术的传承与成长――从豫剧表演艺术家唐喜成说起

  [复制链接]

  颁发于 2016-5-1 09:40:02

  显示全数楼层

  唐喜成(1924—1993年)是出名豫剧表演艺术家,贾廷聚是他最得力的大门生,并公认其为当今“唐派”声腔师扉的掌门人。因而要谈他对“唐派”艺术的传承与成长,就必需先谈其师对“开山”的贡献,才能脉络分明地解析“后来居上、而胜于蓝”之大道。由于唐喜成是“唐派”声腔艺术的创始者,属于促成豫剧生行复兴、茂盛的“根蘖文化”之列,故研究河南梆辅音乐史、声腔史者必需面临。

  唐的发声是假嗓,业内称之为“二本腔”;晚年又以声带的侧、扁而添加了若干“夹板音”成分,靠平、拢并放宽共识位置给人以黄钟大吕、虎啸龙吟的阳刚之气,完全分歧于女性利用的那种委婉壁仄的假声小嗓发音。至于其多年靠内功修炼、吃苦研习而终成正果的声腔艺术,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和马鸣昆、赵再生等几位同志曾多次与其切磋、切磋,赵毅并有专文阐述,我的小老弟关朋则把多年堆集的零散访谈录积少成多,经拾掇后交由中国戏曲志河南卷编纂委员会核定并出书成书。此中关于“唐派”唱风的构成过程,他是如斯总结的:颠末唐喜成“这番半土半洋、半经验半理论、半试探半使用的艰辛奋斗,他的声腔艺术有了一个飞跃的前进,能够称作自他‘倒呛’后,声腔上的第二次冲破,他感受到在使用唱腔表达剧中脚色的感情时,较着地加强了力度和魅力。如许使喜成表示文生、武生、老生、老生的戏路,也愈加拓宽了。他本来就响亮的嗓子,又添加了宽阔的炸音和沉厚的嗡音,构成了他在承继豫剧‘外八角’假声唱法的根本上,以二本腔和夹板音夹杂使用为主体的声腔艺术。而更为宝贵的是,他按照嗓音变化的特点,又恰到好处地接收了豫剧保守花旦声腔中的‘华彩’要素,使得他的唱腔既激越高亢,又瑰丽多姿,在豫剧生角演唱形态中,因风味新颖而独树一帜。”三十年后回头查验,该当认可,上述这段理论上的归纳综合根基点仍是准确的,只是不敷精密罢了!

  按,河南梆后代演员最早登台时限,按照现有材料应为十九、二十世纪之交,也即清末的光、宣年间,代表人物为蔡玉贞(1899年)、顾秀荣(1908年)、王杏(1909年)、大脚芳(1910年)、顾秀兰(1911年)等。可是艺术表演上的此一突进,却间接影响到了舞台核心脚色的流转,使大量反映汗青、忠奸的“ 袍带戏”起头失势,并迫使男演员在声腔上去寻求变化,以实现新的均衡之路。人们看到在那一阶段(即民国初期)也简直接踵呈现了一批以“二本腔”(或夹板嗓)应工、同伴演唱的男演员,从蒋立忍、刘德润、刘金亭、刘朝福、王金玉到黄儒秀、赵义庭,能够说也都取得了相当高的成绩,黄儒秀响彻冀鲁豫三省,赵义庭还灌了豫剧生行演员的第一张唱片,并以黄、赵为代表,于上世纪30年代中期作为与“红花”(指陈素真)相烘托的“绿叶”,篡夺了豫剧进入城市剧场后的初次繁荣与争胜。但若说到溶铸唱腔气概以建树艺术门户,并进而实现传承、弘扬之大功,则均无法与“双百”方针提出,出格是鼎新开放当前的“唐派”比拟。或曰黄儒秀虽然比唐喜成大15岁,赵义庭也比唐喜成大9岁,但可惜的是黄遭毒害,死得太早,赵则在“门户”昌盛之时又已渐渐老矣,80年一次表演负伤后不再登台!而唐喜成呢,初入菊坛虽正值黄、赵红得发紫之际,他却还处于颠沛流浪、艺术上初绽新芽之时,但这一切却都是时代使然,岂何如哉!

  1953年9月我由省文化局奉派,和庞阔川同志一路,到省人民剧团协助工作。其时该团常演的两出戏即古典戏《白蛇传》和现代戏《小二黑成婚》。二位主演(吴碧波和唐喜成)则早在三年前我便看过他们的表演,这期间吴饰女一号,按说唐喜成本应是当然的男一号,可连他本人也很是可惜的是,却因正患(那时又很是难治愈的)肺结核,而不得不把男配角(许仙等)让给女小生郭金亭。我亲目睹他虽不断地咯血,无法张口演唱,却仍戴个大口罩对峙着与另一位(生行)表演艺术家刘九来从身材唱工上(不搁浅地)彼此切磋,这就是唐喜成此刻给我的印象:顽强朝上进步,而决不甘愿宁可退出他所热爱的戏剧事业啊!

  两年后,当他依托小我的顽强意志和组织上为其供给的优良的医疗前提而打败病魔时,一个精力焕发的唐喜成终究又从头出此刻舞台上了!不宁唯是,而而且在全省第一次戏曲观摩汇演大会上以《打金枝》中郭爱一角,一举荣获了表演一等奖。之后他又接踵排练了《十五贯》(饰况钟)、《三哭殿》(饰李世民),加工恢复了《南阳关》(饰伍云召)、《辕门斩子》(饰杨延景),连同80年代的《血溅乌纱》(饰严天民),几部戏均成了他的代表作,全国豫剧界只需一提唐喜成,人们立即便会想起他所扮演的上述几个脚色,及其声震寰宇的“唐派”唱腔。

  表演场次最多、影响也最大的又首推《三哭殿》,能够毫不夸张地说,《三哭殿》李世民的唱段,再辅之以那轻快流利、犹如坐轿般的伴奏,真的给了听众以无与伦比的审美愉悦和享受。虽然唐喜成不断很谦善地讲:本来保守戏对李世民这小我物的处置就具备了很好的根本,豫剧在越调表演根本上的拾掇加工“又着重在李世民的情面味上,对国是家事和矛盾的转化上下了功夫,导演对戏味抠的很当真,搞音乐的同志鼎力协作,都给我很大协助,没有这些,我是演欠好的。”唐喜成是个很实诚的人,虽然这番话满是出自他的心里,但业内业外仍遍及认为:唐喜成在这出戏里也确实最大限度地倾泻了本人的心血,才付与该剧以百看不厌、久演不衰的魅力。

  《三哭殿》火了!与之相辅的“唐派”声腔也火了!它起首震动了其时的河南省戏曲学校,58届的一位习演生角的女孩李秀花,嗓子前提很是好,又忒喜好唐喜成的几出戏,于是校方顺水推舟让她起首观摩二团的表演,结业后又分派到该团,这在现实上已是对她的一种成全,虽未像此刻那样履行叩拜典礼,其时唐喜成的唱腔也还未被称作“唐派”,但现实上却已是唐喜成声腔艺术传承的起头,虽然彼时他还只要30多岁,收徒?这个春秋担任得起吗?就在他盘桓犹疑不定的时候,从豫北又来了一个25岁的年轻小伙子,这即是今天我们常常能见、日日能听,已从艺65年,研习“唐派”声腔也已52年的贾廷聚。就在那时他也曾经不是一般的演员,而是汗青文假名城浚县豫剧团的团长兼主演。然而他并不希冀这些,其挚着追求的恰恰就是唐喜成的那种潇洒大气的唱风唱派。他求人引见引见,一幅心无二系的虔诚和神驰,不只让教员无法拒绝,并且他表示出的那种不达目标毫不罢休的韧性,使教员只能是毫无保留地倾囊而授之。从1962年正式拜师后,他又随教员跟着河南豫剧院二团到中南五省巡回表演,边走边学,边习演边观摩,几乎不放过任何一个进修、试练的机遇。有一次因操练纱帽翅功时间过长,竟然就地累昏了过去!面临如斯吃苦、较真的门生,唐喜成心里喜好,当然会不辞辛勤、无怨无悔地投入,敷衍了事地教他发声方式与共识用气的决窍。日新又新,贾廷聚原有的二本腔简直是更响亮也愈加纯净了;与此同时,贾廷聚又当真地揣摸唐喜成运腔和润腔、表演和描绘人物性格、心灵世界的艺术技巧,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使贾廷聚成为唐喜成最满意的高徒之一。

  从理论上讲,“传”和“承”本来就是一门很是有讲究的学问。“传”的方式虽然很适当,立场亦很赤诚,但若“承”者心有别鹜,立场不规矩或本质不高、不纯,也难以取得最佳结果。而“唐派”之有今天(民间以至有“无生不唐”的说法)虽然因其师徒在传承方面达到了高度的契合有着决定性感化,但业内皆知的另一件事,则是贾廷聚作为担纲主演之一,除加入忙碌的表演之外,他仍是一位谦善隆重、清廉自律、安然平静耿直的艺术办理家;并因其处事公道,方从一个县级剧团的团长不断干到省级剧团的团长,也能够说是由20多岁竟笔直地干到了退休之年才罢,可谓我省戏剧界担任团长时间最久者之一,为此“德艺双馨”四字也便成了公家对他分歧承认的最佳考语。

  上述两点,均属一位艺术家理应具备的艺品、艺德范围。还有贾廷聚对父母之贡献,对先师及师母之感恩,对同胞弟兄之兼爱,对伴侣之诚信,对再传门生的关心……等等,其事迹真的良多。向题是这些至为宝贵的道德内涵,他又是若何修为和如何炼成的呢?这简直是研究人才学的一个课题,一门学问。据我多年的察看,所得的感悟,其家风、家教虽然是最次要的道德泉源,但其成长(或曰生态)情况也绝对的不成轻忽。贾廷聚1937年8月11日出生在时归大名府管辖(今属濮阳)的南乐县元村乡后什固村,居南乐县城西30公里处,离卫河很近。该县风气很是憨厚,从古至今,抱不平者多,争霸斗讼者罕,抗日和平中该地恰值冀鲁豫解放区核心,我有多位老同志便从此一带投身革命,从他们的为人处世上即可看出那里的人民群众是何等的敦朴善良、刚毅耿直。直到鼎新开放以迄,本地风气也仍信守着老宗遗留下来的勤奋简朴、妻贤子孝的道德情操。虽然我曾多次踯躅于一些村庄进行文化、风俗调研,却很难看到若有些县乡农闲时那一团团、一方方堆积在门楼或树荫下的“垒城”、“搬砖”大战,而出此刻面前的则满是无数老、中、青各个春秋段的妇女一个个坐在麦杆墩上编织着凉帽辫的场景,有的小媳妇嘴里还高兴地哼唱着民歌小曲儿,真的是承平岁月中其乐融融的一道靓丽风情线!对此进一步熟悉后,我又得知:不只北向偏西几公里即为我国文字初创者仓颉的祠庙和陵墓,并且这一带还有若干村庄汗青上曾与佛、禅有隔不竭、解不开的善缘,如佛堂村、佛善村、善缘疃、张浮丘等,这些较着标有崇奉印迹的村庄竟然批量地分布在后什固村的四周,无怪乎北宋靖康二年金人二次攻下汴京时,又大举抢劫,“索诸人等”包罗教坊乐人、杂剧艺人等数千余人(均见徐梦粹《三朝北盟会编》及李天民引克锡《青城秘录》)北行途中不免散落(或逃脱),此一带今日尚存草根《目连救母》地摊式表演,也许正因为清丰、南乐乃是开封前去辽金的必经之地吧?也无怪乎紧靠南乐县的清丰县原称顿丘,只因出了一位名叫张清丰的大孝子,才被上皇让更名清丰县的……哦,我终究恍然有所悟,本来这就是此地老苍生如斯善良的本源!本来这就是元村乡后什固村这座无形“养分钵”能以出现贾廷聚如许一位有艺更有德的艺术家的潜在根由啊!虽然上述要素可能都不是绝对的,全数的,但古之“孟母三迁”故事告诉并启迪我们,至多小我所处情况对其性格、操行的熏陶、成长是有相当联系关系的,古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诚哉斯言欤!

  前往来还说艺术。贾廷聚的父亲贾考,本来就是本地唱“高调”(豫剧北路)的一位名老艺人。他虽然对“唐派”声腔手艺讲不出个子午卯酉,但他凭籍几十年外行戏圈里摸爬滚打换来的经验,却懂得学戏、习艺的一些遍及性纪律和必需恪守的行为规范。因而他要求儿子起首要把与教员的关系当成父子关系般对待,也即老话常讲的“师徒如父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其二、在艺术上却既不克不及“死学”,也不克不及“学死”,“搬”过来当前琢摸,并在钻深、吃透的根本上找到“更生”和“再成长”的余地,只要做到这些,才算真正对得起教员,不孤负教员。一位真正有程度的教员他是永久盼望着本人的学生能超越本人的。贾廷聚很清晰这句话的分量、寄义,所以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就有过这方面的考虑,也很清晰教员对他的期望。由于唐教员多年前就常讲“学戏,若是一辈儿不如一辈儿,那艺术上也就没啥但愿了”!这句话不断似音犹在耳。不外唐教员尚健在时廷聚还不怎样感应压力。1993年唐教员逝世后,面临“唐派”如斯地受接待和艺苑的承认,以及浩繁神驰者涌入“唐派”的场合排场,他才深感这付担子的繁重。既然无法拒绝和封闭“再传门生”的师门,他也就只能是在传承与成长的实践中,与这批春秋大小分歧、程度条理纷歧的新学子们“讲授相长”,一方面毫无保留地把本人所懂所知教授给他们,另一方面也从改正对方发音、放腔、保喉、扩声的一些弊病中探究本人继续提高之路。终究学子们找准了发音位置,一个个打开了亮堂的嗓门,而人们对贾廷聚的评价也公认他的声腔愈加洪厚,愈加耐唱,也愈加音韵铿锵了!

  唐教员生前除贾廷聚外,还曾接踵收下了杨志礼、张富成、叶华、颜永江、孙培龙、周建谊、索景池、任家坡、赵怀信、郭来喜、袁国营、王东保、张保国、韩秀峰、李安祥、王兆林等20多位唐派传人,此外还有李秀花、李素琴、尚艳红、陈霞4位女门生。而90年代初至今,投向贾廷聚、杨志礼等的“唐派”再传门生已近150人,仅廷聚教员正式收录的门生即达119人。

  并在进修、承继、宏扬唐教员《三哭殿》、《洛阳令》、《十五贯》、《辕门斩子》、《血溅乌纱》等几部代表性剧目标根本上,为拓展“唐派”艺术的表示力,廷聚又接踵成功地排练了一帝(朱元璋)双圣(关羽·岳飞)二贤臣(寇准·魏允贞)等几部重头大戏。出格值得一提的是,鉴于“唐派”艺术和“唐派”门生的日趋畅旺,为有益于连合协作,有益于切磋提高,有益于更快更好地宏扬“唐派”的声腔艺术,颠末大师的配合勤奋,已在全国建起了十个“唐派艺术工作室”。地址别离为:北京、新疆、昆明、姑苏、石家庄、邯郸、阜阳、淮北、聊城、南乐。更让人欢快的是,唐派门生并不想就此留步,而有着强烈的求索、朝上进步之心,想把“唐派”艺术继续做大做强。就在本年2月15日为庆贺“十大工作室挂牌”和廷聚再次收徒而举行的座谈会上,我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即“唐派”声腔艺术到底都包罗哪些内涵?好比作曲法上的“离调”(即无形转调)问题,唐喜成自我设想的唱腔旋律上早就有着这方面的呈现,仅我初步检索即查到《三哭殿》、《辕门斩子》中有三处“离调”(本色上的近关系转调)手法,然而却一贯被人所轻忽。按说他比桑振君的春秋还大5岁,登台也早于桑,却为什么豫剧音乐家们于上世纪80年代几回再三提出桑振君的“离调”唱法时,却置之不理唐氏的创腔,岂非掩盖了“唐派”声腔上的这一冲破吗? 还应指出的是,想昔时(出格是推演现代戏的初期阶段)关于唐喜成的唱法能否科学的问题,已经具有着很大的争议,少数音乐师作者不懂得“存期近合理”的辩学哲学,而刚强地想把豫剧生行中所有“二本腔”唱法“完全改掉”,说它“违背了男性发声的天然纪律”等等。而豫剧近百年的成长环境,现实上证明他们是“错了”。从这点也能够说“唐派”声腔艺术是从漩涡中冲出来、闯出来、杀出来的,简直很不容易,其功效该当倍加爱惜。

  我在本文中之所以再一次提出此类问题,目标无非是但愿把对“唐派”声腔艺术的研究继续深切下去,由感性上升到理论,由“唐派”上升到“唐学”。我十分赞扬廷聚的坚韧天性及其勇往直前、奋斗不止的精力。回顾豫剧,一个世纪以来的生行表演艺术家们,其艺术生活生计:

  王韵生30年,王根保34年,刘九来35年,王二顺42年,张同庆43年,

  张德新48年,张小乾50年,黄儒秀51年,张子林54年,曹子道55年,

  王金玉56年,陈玉亭57年,许树云58年,赵义庭59年,唐成全62年

  ……………………

  唯有贾廷聚,虽已77岁高龄,舞台生活生计65年,早已跨越了上列很多位艺术家,却仍宝刀不老,常精力充沛地出此刻观众面前,“高歌一曲”,实“唐派“艺术之大幸也。眼下,夏历七月二十四日就是唐教员的90冥寿,他白叟家地下有知,也当含笑入地矣!

  回帖并转播回帖后跳转到最初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