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香港免费资料 > 粉蝶儿·嚼蜡尘情

http://maineventmx.com/fde/186.html

粉蝶儿·嚼蜡尘情

时间:2019-08-11 12:13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嚼蜡尘情,谁知淡然无味。贩何楼、一场儿戏。当作空,浑不懂,梦中出身。谩横陈,使机关、到头何济。省后俱休,寻个悠久之计。便收心、废除人伪。远牢笼,捐俗物,洞天嘉致。结云庵,对西山、万峰凝翠。

  洛阳花,梁园月,好花须买,皓月须赊。花倚栏干看烂熳开,月曾把酒问团聚夜。月有盈亏花有开谢,想人生最苦拜别。花谢了三春近也,月缺了中秋到也,人去了何日来也?——元代·张鸣善《普天乐·咏世》

  普天乐·咏世

  元代:张鸣善

  花倚栏干看烂熳开,月曾把酒问团聚夜。

  月有盈亏花有开谢,想人生最苦拜别。

  花谢了三春近也,月缺了中秋到也,人去了何日来也?完美咏物,写花,月亮,抒情何处它年寄此生,山中江上总关情。无故绕屋长松树,尽把风声作雨声。——元代·虞集《院中独坐》

  无故绕屋长松树,尽把风声作雨声。完美古诗三百首,孤单,思乡,乡情长途野草寒沙,落日远水残霞,衰柳黄花瘦马。休题别话,今宵宿在谁家?瘦皆因凤只鸾单,病非干暑湿风寒,空服了千丸万散。恹恹情感,立夕阳目断巫山。上官有似花开,下官浑似花衰,花谢花开小哉!常存根在,来岁照旧春来。江南几度梅花,愁添两鬓霜华,梦儿里分明见他。客窗直下,觉来照旧海角。此生或少或多,功名一枕南柯,功名利禄快活。今朝已过,不知明日若何?生红闹簇枯枝,只愁吹破胭脂,说与莺儿燕子。东君晓得,杏花不耐开时。西风谓水长安,淡烟疏雨骊山,不见昭阳玉环。落日楼上,无言独倚阑干。东邻多病萧娘,西邻清癯刘郎。被一堵无故粉墙,将人隔绝距离,抵几多水远山长。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旧道西风瘦马。落日西下,断肠人在海角。平沙细草斑斑,曲溪流水潺潺,塞上清秋早寒。一声新雁,黄云红叶青山。西风塞上胡笳,月明顿时琵琶,那抵昭君恨多?李陵台下,淡烟衰草黄沙。——元代·未知作者《【越调】天净沙_长途野草寒》

  【越调】天净沙_长途野草寒

  元代:未知作者

  瘦皆因凤只鸾单,病非干暑湿风寒,空服了千丸万散。恹恹情感,立夕阳目

  上官有似花开,下官浑似花衰,花谢花开小哉!常存根在,来岁照旧春来。

  江南几度梅花,愁添两鬓霜华,梦儿里分明见他。客窗直下,觉来照旧海角。

  此生或少或多,功名一枕南柯,功名利禄快活。今朝已过,不知明日若何?

  生红闹簇枯枝,只愁吹破胭脂,说与莺儿燕子。东君晓得,杏花不耐开时。

  西风谓水长安,淡烟疏雨骊山,不见昭阳玉环。落日楼上,无言独倚阑干。

  东邻多病萧娘,西邻清癯刘郎。被一堵无故粉墙,将人隔绝距离,抵几多水远山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旧道西风瘦马。落日西下,断肠人在海角。

  平沙细草斑斑,曲溪流水潺潺,塞上清秋早寒。一声新雁,黄云红叶青山。

  西风塞上胡笳,月明顿时琵琶,那抵昭君恨多?李陵台下,淡烟衰草黄沙。

  古诗文网客户端

  诗词秀公家号